项目 > 我与工匠走一线 > 走进扬州 > 正文

揭秘《剔红点朱》拍摄幕后:雕坏笔海是大师故意设计

来源:扬州新闻网-扬州晚报  作者:陶敏 邱凌  2017-05-17 12:44:00
5月24日晚,央视《探索发现》栏目开始推出纪录片《手艺》第六季,一天一集,将向观众朋友们展示二十六种不同的工艺,带大家感受二十六种不同的人生,其中就有两个来自扬州的巧夺天工、出神入化的手工技艺。第一集《剔红点朱》播出的是扬州剔红制作工艺,让咱们扬州人看着节目觉得倍感亲切。“以往央视也曾经介绍过扬州的雕漆剔红工艺,但是这次拍摄时间长达十几天,用数十分钟的专题纪录片形式讲述了扬州剔红工艺的技艺精湛,这样的拍摄可以称得上是首次。
央视采访拍摄扬州漆器剔红工艺

  节目截图

  5月24日晚,央视《探索发现》栏目开始推出纪录片《手艺》第六季,一天一集,将向观众朋友们展示二十六种不同的工艺,带大家感受二十六种不同的人生,其中就有两个来自扬州的巧夺天工、出神入化的手工技艺。第一集《剔红点朱》播出的是扬州剔红制作工艺,让咱们扬州人看着节目觉得倍感亲切。

  纪录片《手艺》开播

  聚焦扬州漆器剔红工艺

  纪录片《手艺》第六季第一集播出的是《剔红点朱》,呈现的是扬州剔红制作工艺。

  剔红,又称红雕漆。汉族漆器工艺的一种,此技法成熟于宋元时期,发展于明清两代。“剔红”就是在器物的胎型上,涂上几十层朱色大漆,待干后再雕刻出浮雕的纹样。其法常以木灰、金属为胎,在胎骨上层层髹红漆,少则八九十层,多达一二百层,至相当的厚度,待半干时描上画稿,然后再雕刻花纹。可以说,从事这门手艺的人,就需要心思细腻,擅长精雕细琢。

  节目中,出镜的是扬州漆器髹饰传承人张来喜。1961年,张来喜出生在扬州古运河畔,经过在漆器厂里的磨炼,技艺娴熟。在充分吸收传统技艺的前提下,综合运用自己的“旁门杂学”,将竹木牙雕和玉雕的雕刻手法,运用到雕漆工艺当中去,同时吸收北京等地雕漆的所长,更加注重精、细、雅的艺术特征,形成了独属于张来喜的风格。

  如今,张来喜的红雕漆,早就炉火纯青,他还拥有三大专利作品。一是笔海,作品古朴大方,典雅有韵;一件花鸟条屏,风和日丽,春色满园;还有一件是红雕漆山籽雕《东山对弈》,这件作品以天然山籽石料为内坯形,采用夹纻工艺,为扬州漆器中雕漆山籽雕之首创佳作。

  在前晚播出的节目《剔红点朱》中,通过一个个特写镜头,讲述了扬州剔红制作工艺的一步步流程:制坯、光漆、画稿、铲地、雕刻、打磨,当极具富贵族气息的剔红作品《笔海》,呈现在观众朋友面前时,让人不得不惊叹,这样的制作过程既困难又复杂,技艺很难传承。百里千刀一两漆,人在磨漆,漆也在磨人,所有的雕刻都讲究“下刀无悔”,精于漆艺与雕刻等技艺,才能成就一部佳作。

  几个月前来扬拍摄

  雕坏笔海一幕是大师设计

  “在今年春节前,央视节目组就与我取得了联系。”张来喜大师告诉记者,摄制组于3月底4月初来到扬州拍摄。“以往央视也曾经介绍过扬州的雕漆剔红工艺,但是这次拍摄时间长达十几天,用数十分钟的专题纪录片形式讲述了扬州剔红工艺的技艺精湛,这样的拍摄可以称得上是首次。”

  张来喜回忆,纪录片《手艺》的摄制组十分细致,在拍摄前就与他多次沟通。拍摄过程中,他们从雕漆笔海的制坯、光漆、画稿、铲地、雕刻、打磨,每一个步骤都进行了跟拍,“晚上还要到家中去拍摄生活的场景,经常拍到晚上八九点。”

  为了能够更加完美地展现扬州剔红技艺,张来喜透露,在拍摄时摄制组还特意拍摄了雕漆出现误差时的状况。“在制作剔红作品时,有一小块漆意外雕落,这不是意外,是我们故意设计的。其实,在漆器剔红过程中,出现误差也能够通过补漆等方式进行修复,节目中通过补漆,最终出来的效果毫无瑕疵。”他表示,在平时真正的制作过程中,这样的误差基本可以为零。

  张来喜介绍,这次央视在全国范围内选取了部分传统工艺行业的代表性人物,“非常荣幸能够有机会入选,通过央视这一平台,能够宣传扬州的雕漆剔红工艺,将扬州传统工艺和扬州漆器工作者的匠心,呈现在世人面前,非常的有意义。”

  探访髹漆工艺车间

  一个盘子要刷上70遍生漆

  其实,在剔红雕漆作品的完成,还离不开一道工序——髹漆。在扬州漆器厂的髤漆车间里,已经工作了44年的市工艺美术大师刘龙宝正在一块漆胎上来回刷漆。

  每天早上八点多,来到厂里,刘龙宝就开始刷第一遍大漆了,到了下午四点开始刷第二遍,一个直径32cm的盘子需要刷上70遍生漆。记者用手在一块已经刷好的盘子上摸了一下,有一丝黏黏的感觉。“这就是扬州漆器在刷漆过程中所考究的,不能待漆全干了,同时也不能还没干就刷新漆。在还有一些黏黏的感觉刷第二遍,两层漆之间会有附着,同时会形成像年轮一样的纹路。”刘龙宝说,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来回反复一个动作,在一块大型的漆器作品上重复同样的动作,需要来回走动,最多的时候一天八个小时走下来,走的距离可以从漆器厂到江都了。

  刘龙宝所在的房间里,四面布满了茅草,地面上总是湿漉漉的。刘龙宝告诉记者,这个房子叫做“阴房”,所有的设施,包括空调等在内,都是为了控制温度,刘龙宝从角落里拿出一个湿度表,上面的指数显示湿度为85。砖头地面也要经常洒水,以保证湿润。

  在“阴房”的一个角落,记者见到一根竹竿,上面刷了不同程度的生漆。这是每次调漆后,在竹竿上打的样。“每次调的漆,多久能干,时间不一样,打样是为了了解这个时间点。”据刘龙宝介绍,这样才能了解,大概多久可以刷第二层漆。而且制坯中的刷漆工艺每个季节都不一样,“现在是刷漆的好时节,每天可以刷两遍漆,而有时候只能刷一遍漆。”

  记者 陶敏 邱凌

标签:剔红;扬州;漆器

责任编辑:王千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