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敲诈

  1、徐州侦破假记者建“中央主管”网站敲诈案

  “我看仲伟他们名头不小,又是‘社会焦点网’‘今日焦点网’什么的,顶着全国人大、中纪委一大堆中央部门主管网站的头衔。而且我们企业形象好不容易做起来的,虽然知道他们纯属捏造虚构,但花钱买平安吧,我们还是服软了……”2013年9月6日,江苏徐州,受害人代表、徐州经济开发区某地产公司经理魏某言语中充满愤慨,又透出几分无奈和懊恼。

  日前,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江苏警方在徐州侦破“8·19”系列网络敲诈勒索案,4个涉嫌实施网络敲诈勒索的犯罪团伙被打掉,虚构“中央主管”背景的“社会焦点网”等11家非法网站被查处。

  疯狂作案:不给20万,“负面材料”就上网

  今年6月初,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某楼盘经理魏先生收到一份十几页的传真文件,对方自称“社会焦点网”的赵记者。传真件内容指控该楼盘未建先售,违规明显,“问题很严重,请核稿”。

  虽然公司并不存在违规问题,但魏先生看到这份触目惊心的“指控”材料,还是心有惴惴。加之材料最后还写道:“如果不联系,将此稿发至‘社会焦点网’,并抄告人大、纪检等相关部门”。魏先生通过网络搜索发现,“社会焦点网”看上去来头不小。其网站介绍一栏显示,“社会焦点网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注册、备案,是中国最富价值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平台。”网站还自称致力打造“党政部门决策参考及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途径和渠道。”

  很快,赵记者又来电,称“如果不给20万元,将把材料发到网上,引起网民关注,企业形象就完了”。几经周折,魏先生最终花了10万元“摆平”此事。

  其实,魏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2011年5月以来,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多家单位接到“今日焦点网”、“社会焦点网”等网站发来的传真信件或自称网站记者编辑打来的电话,称采写了该单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的负面新闻,要求出钱摆平,否则将在网站进行刊登炒作。一些被敲诈单位从维护形象、消除影响角度出发,多以花钱消灾的方式解决事情。

  震惊!“爆料人”来自地方宣传部门

  掌握相关案件线索后,江苏省公安厅立即部署徐州市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开展案侦工作。经缜密侦查,一个以仲伟、窦玉刚为首的自建网站假冒记者、疯狂实施敲诈勒索活动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警方查明,仲伟,男,45岁,江苏省金湖县人,中专文化,原先在《今日中华》杂志(中国今日焦点网)工作,其间接触到了网络这条生财之道,便开始借敲诈大赚“黑钱”。2010年以来,仲伟相继注册了“今日焦点网”、“社会焦点网”“社会网”“时代焦点网”“今日视点网”“现代焦点网”等六家网站,自任网站负责人。此后,仲伟伙同他人,假冒记者的身份,以在网上发布或扬言发布负面新闻为由,对政府、企业和个人疯狂实施敲诈勒索,在江苏、安徽、山东、河北、贵州、山西等地作案60余起,涉案金额200余万元。

  而窦玉刚的身份更是让警方震惊。他48岁,江苏徐州市人,大专文化,当过中学老师,后在徐州经济开发区政宣办工作。在仲伟犯罪团伙中,窦玉刚承担了主要爆料人的角色。2011年以来,窦利用在政府宣传部门工作的职务之便,多次向仲伟爆料供其实施敲诈勒索行为,并以中间协调人的身份出面“摆平”事情,与仲伟瓜分敲诈勒索所得。

  除了“一起发财”,窦玉刚还有其他目的:他养着两名情妇,敲诈所得大部分都用于此;他屡屡“爆料”再出面“灭火”,是为了打造一个“有本事”的形象,为自己将来提拔积累。

  顺藤摸瓜:另3个犯罪团伙也被一网打尽

  在侦办仲伟等人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案件时,徐州警方顺藤摸瓜,又分别破获了以樊宇肖(女,43岁,江苏南京人,自称中国地方新闻网江苏频道负责人)、鞠俊(男,32岁,江苏南京人,自称某电视台外派江苏摄制组负责人)等人为首的另外三个利用网络实施敲诈勒索犯罪活动的团伙。

  经初步审查,仲伟等四个犯罪团伙,分别形成了爆料人爆料、枪手加工材料、网络推手炒作、网站管理者发帖删帖、幕后策划者实施敲诈勒索的完整链条。这四个团伙实施敲诈勒索犯罪活动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均利用自建或租用的所谓“权威”网站,假冒记者的身份,先在网站发帖或将拟发的帖文传真给被敲诈对象,以要求核稿为名施加压力,实施敲诈勒索犯罪。得手后,再进行删帖或承诺不予“报道”,有的还会在其网站进行所谓的正面宣传。为掩人耳目,有的犯罪嫌疑人在勒索钱财时还以所谓“赞助费”、“广告费”等形式给受害方开具票据。

  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些犯罪团伙为了更有效地向被敲诈对象施压,刻意虚构“显赫身份”。他们伪造大量五花八门的“新闻工作证”,编造“合法”的记者身份,并在自己的名片和核稿函上醒目地印上网站由诸如全国人大、中纪委等中央有关部门主办的字样。

  目前,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2011年5月以来,他们作案120余起,涉及7个省27个城市,涉案金额300余万元。

  团伙之间,彼此勾结相互爆料

  4个团伙虽然相互独立,但有时又相互爆料,共同或者分别实施犯罪。办案民警孙睿解释说,所谓相互爆料,是指某团伙利用一个爆料内容实施敲诈勒索后,将爆料再提供给另一个团伙,另一个团伙再次实施敲诈勒索行为。如在敲诈江苏淮安一单位时,仲伟向樊宇肖提供所谓该单位存在商业贿赂的信息,樊宇肖直接根据仲伟的爆料整理出一篇稿件,并给该单位发了一份“核稿函”,要挟对方称如不花钱“处理”将进行网络炒作。后通过所谓“赞助费”的形式,两人平分了敲诈得手的2万元。孙睿介绍,这些团伙的作案模式较为成熟。首先是犯罪嫌疑人选择网络帖文。而用来敲诈的帖文一般是由爆料人提供或者是从网络上的负面帖文摘取,得到这些帖文后,组织者会进行进一步的修改。然后,这些团伙便用这些“自编自导”的材料向相关单位“报价”。如果敲诈勒索成功,团伙就会删帖或不予刊登“文稿”。如遭遇拒绝,团伙会利用网络推手扩大炒作范围,以此报复被敲诈单位。

  轻松自建网站,暴露监管漏洞

  警方表示,这些犯罪团伙除了利用被害人花钱消灾的心理外,他们轻易自建空壳公司、自建网站也暴露出一些值得深思的问题。

  2012年,仲伟以2万元价格请代理公司出资、验资,又成立纬业焦点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空壳公司,却每月以300元的价格请代账公司做账、开票,成为其网络敲诈成功之后走账的重要平台。开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设网站。

  专家表示,虚假注册开公司、轻松自建6个网站,暴露了网络监管方面的不少漏洞。在网上,不法分子以较低成本即可造成较大的社会影响,社会危害严重,加强监管刻不容缓。

  2、连云港“黑记者”敲诈勒索案

  经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曝光的打着采访旗号敲诈勒索钱财的“黑记者”一案,昨日进入庭审阶段。连云港市新浦区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在该院科技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新浦人民检察院派员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德勇、王利平、李鸣、李配银、李金龙、刘鹏程等6人及其辩护人出庭应诉。6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法院未予当庭宣判。

  2013年2月18日、20日、21日央视《焦点访谈》节目分别以《蹊跷的“采访”》、《揭开黑记者的黑幕》(上、下)三期节目报道了李德勇等人利用假记者身份在江苏、山东、浙江一带利用征地手续问题、企业环境保护问题、农民负担问题等,以曝光相要挟,多次敲诈勒索有关乡镇政府、企业的情况。

  此事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及有关部门初步查明为真假记者“组团”进行新闻敲诈。后经连云港警方查明,2011年7月至2013年2月,犯罪嫌疑人李德勇通过他人提供或者从互联网上收集的有关政府、企业违规拆迁、占地以及环境污染等负面信息,组织王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利用《购物导报》记者身份或冒用《南华时刊》、《中国新农村月刊》、“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等新闻机构记者身份,先后在山东、江苏等地以进行负面新闻报道相要挟,单独或者共同实施敲诈勒索作案十余起,勒索现金十余万元及香烟等物品。

  2月19日,李德勇等6人涉嫌敲诈勒索被公安机关控制,次日被新浦警方依法刑事拘留。3月29日,连云港市新浦区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批捕了央视曝光的“黑记者案”犯罪嫌疑人李德勇等人。5月27日,此案移交新浦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3年11月,经连云港市新浦区检察院公诉,新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李德勇等六名被告人犯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三年至九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相应罚金。

  3、河北衡水蔡某假冒记者敲诈勒索被以诈骗罪判刑两年半

  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人民法院近日对河北省“扫黄打非”办公室挂牌督办的“蔡某某假冒记者敲诈勒索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蔡某某有期徒刑两年半,并处罚金3万元。

  经查,2012年以来,蔡某某假冒记者身份在武邑县通过开办撰稿工作室,以“为他人呼吁、投诉、代理”为由,收取当事人费用。同时,蔡某某通过非法开办经营“中国民情呼声网”等网站,敲诈勒索政府部门及当事人钱财。自2013年以来,蔡某某以“中国民情呼声网”名义,私自刻制印章、印制证书,非法为29个人办理该网站的记者证、新闻工作者证,并向每人收取2000元至4000元费用。

  在河北省及衡水市“扫黄打非”办公室的积极协调下,2014年4月29日,武邑县公安机关将蔡某某依法刑事拘留,查获台式计算机2台、笔记本电脑1台、手机2部及照相机、录音笔、移动存储介质、网站印章等作案工具。

  4、揭露冒牌记者诈骗手段 专盯违法乱纪拍照勒索

  冒充记者身份,以帮助访民解决问题或曝光公职人员违法乱纪行为相威胁,诈骗、勒索钱财,这一行为不仅严重影响了媒体形象,也干扰了社会秩序。2014年8月,北京西城检察院查办了数起类似案件。

  上网发布公函 假戏真唱

  2013年9月开始,犯罪嫌疑人高某、薛某分别自称中国廉政内参编辑部主任和中国综合新闻快报记者,谎称以中国廉政内参的名义给政府发督办函,或对上访事由进行网上曝光,诈骗访民几千元至上万元不等。为了让骗局更逼真,他们特意在国家信访局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作为中国廉政内参编辑部的办公地址,与访民见面。

  高某、薛某等人并不主动联系访民,而是通过在信访局附近出售《信访条例》、上访通信录的闲散人员申某、陈某等进行“沾活”。这些人常年在信访局周围活动,与访民接触频繁,除了兜售相关册子,还会为一些代写上访材料、承接法律服务的人做中介。于是,高某要求对方向访民鼓吹上访不能解决问题,需要找记者公开才能起到作用。一旦诈骗成功,申某、陈某会领到相应提成。

  据被害人吕先生说,2013年11月,他来到国家信访局准备上访,经一出售上访通信录的人介绍认识了“记者”薛某,称可以对吕先生上访的事进行采访报道,但编辑部要收8000元,吕先生听后觉得可以接受便交了钱。几天后,薛某告诉吕先生文章已经发到某网站,他上网一看果然有自己反映的情况,便觉得这钱花得“太值了”。然而没过多久,该网站就关闭了。据了解,中国廉政研究内参属非法刊物,因此高某所寄材料并非“公函”,相关网站也是高某等人自己注册,其所做均属个人行为,根本无法解决访民诉求。

  专盯违法乱纪 拍照勒索

  另一起典型案例中犯罪嫌疑人李某曾经是一家报社的记者,后来因故记者证被撤销,然而李某却仍然以记者的身份自诩,并找到了另一套赚钱的路子。李某找来侯某,让其寻找身边违法违纪的现象,然后李某再去向对方施压勒索赔偿。

  2013年9月的一天,李某和侯某两人在路上寻找合适的目标,在走到一处政府机关的门口时,突然发现旁边停着两辆牌照相同的汽车,且一辆车身上印有公务车的标识,李某觉得这很可能是公务车套牌,于是便拍下照片,他还发现车里放着两条高档香烟,于是拍照留作证据。

  随后,李某就将此事编成情况反映,以记者的身份寄给该政府机关,称将要作为负面典型进行报道或者直接上报相关部门。没过多久,李某就接到该机关常先生的电话,说要面谈此事。见面后,李某开门见山说要是不让自己把这件事曝光出去,就要拿好处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常先生最终给了李某22000元。

  5、“新闻敲诈”招数面面观

  冒充“央媒”记者敲诈,一开口就要20万元;盗用正规期刊刊名、刊号,假杂志比真的还要“高大上”;假记者背后有真记者撑腰,敲诈不成就予以曝光……假记者、新闻敲诈犹如新闻领域的“顽疾”。

  招数一:冒名顶替,“封口费”就要20万

  今年1月中旬,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一家企业负责人接到自称某中央驻站媒体“记者”孙某的电话,称接到群众举报,与几名中央级媒体专程采访该企业私挖滥采一事,并表示已拍摄了相关视频。

  见面之后,孙某拿出一份以《假招商真挖煤》为题的“新闻稿”,开口便说:“这事儿也没啥难,我帮你们传个话儿,他们两家就可以不发稿。”企业负责人立即明白了,孙某要的其实是“封口费”,便试探性地问价,结果对方开口就要了20万元。

  “感觉他不像记者,根本不听我解释。”与孙某会面后,企业负责人报了案。警方根据线索抓获了孙某及“同行”刘某、吴某。经查,刘某、吴某分别冒充中国网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并伪造记者证、工作证,利用一些企业花钱买平安的心理,与孙某合伙敲诈。

  “冒充、盗用有关新闻报刊的名义,进行所谓的采访报道以达到诈骗敛财的目的,是假记者的惯用招数。”山西新闻出版局“扫黄打非”办公室有关负责人连军说,所谓的舆论监督,在他们那里就是给钱就可以“摆平”。

  而大多数群众和基层一线干部缺乏对真假记者的辨识能力,往往就轻信而被骗了。山西忻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张智慧说,一张来历不明的“采访函”和一个“吓死人”的名衔,加之受害人“破财免灾”的心理,使假记者们有恃无恐。此外,由于假记者作案手法隐蔽,往往暗示被敲诈对象,除非警方当场抓现行,一般很难取证。

  招数二:以假乱真,假的比真的还“高大上”

  陕北地区一直以来新闻报道资源富集,也成为假记者的“重灾区”。“一年光我接待的记者就有300多人次,其中很多人连记者证都没有。”陕北某县一位宣传部门工作人员高亮(化名)说,“他们有的专找问题,再谈版面费、赞助费;有的一来就提各种要求,不答应干脆坐在办公室不走,搞得没法正常工作。”

  “我见过很多记者的名片,有的名片名头大得吓死人。印着‘国际通讯社’负责‘亚洲报道’,有的打着国家某部委旗号,共同点都是口气大。”陕北一位民企负责人说。

  作为陕西某区县的主要领导,王东(化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份措辞简短却严厉的“采访函”:“王东同志你好!最近接到有关你问题的反映,已引起高层决策部门的重视,现派某某博士前去调研,请予合作。”纸面上红色的文头与公章赫然夺目。王东在其上用粗黑字批示:“请办公室主任对接”。

  “你看看这语气吓人不?但是还不说清楚你哪儿有问题。”王东一脸无奈地说,“经常会收到这样的采访函,说白了就是讹诈要钱。我没时间纠缠,只能交给办公室主任应付。”

  前不久,山西忻州破获一起盗用《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杂志刊名、刊号进行新闻敲诈的案件。据办案民警介绍,假杂志看起来比真的还高端,“印刷质量非常好,而且封面上、内页图片都是中央领导人的照片,就连杂志的顾问竟然也有不少知名人士。”

  “假杂志看起来比真的还真,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办案民警刘志朝说,除了杂志、报纸等以假乱真之外,假网站也蒙蔽了不少人。

  在山西省忻州市公安局2013年破获的一起案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以“中国执法监督网”记者的名义对忻州一家加油站进行敲诈。这个网站的域名是中国执法监督网的首字母,让不少人信以为真。但事实上,该网站注册名却是“放假网”,是一个个人经营的网站。

  招数三:真假勾结,敲诈不成就曝光

  “假记者与真记者内外勾结,谋取非法利益时由假记者出面,出了事就会有真记者来干预。”张智慧说,这是最容易得手的招数,也最让办案人员头疼。陕西一位宣传部门负责人陈昭(化名)坦言,问题的症结在于,假记者不可怕,但在他们的后头,不少有真记者“撑腰”。

  2013年8月27日,忻州市某中学校长到忻州市公安局报案称:一手机号码给其发短信,称其是“聚焦中国法制网”记者,手中掌握有学校违规收取赞助费百万元的稿件和视频,以要在网上曝光为要挟索要钱财,后经讨价还价达成给7万元便不发稿的协议。

  接报后,民警在校园内将取钱后离开的郭某某和同伙王某某抓获。经查,郭某某是供职当地某报社的真记者,而王某某则是假记者。

  “以真记者为依托,如果敲诈不成就在媒体上予以曝光,从事诈骗活动,是这类新闻敲诈行为的惯用伎俩。”连军指出,真假记者勾结与当前一些媒体内部管理混乱有关。据了解,少数媒体片面追求经济效益,随意在基层设置分支机构、聘用人员,相关管理却十分混乱。特别是一些报刊、网站在地方建站很简单,有的还可以发“记者证”。但这些“承包者”在基层如何运作,一般情况下“上面不会过问”。

  【点评】新闻敲诈是指借用媒体采访报道权力来获取非法利益的行为。进行新闻敲诈的主要是一些假记者、“野记者”和少数主流媒体的黑心记者。新闻敲诈本身与被敲诈者形成某种不正常的非法交易,对于社会文明与秩序存在着极大的危害,也严重败坏了新闻媒体的社会声誉。新闻主管部门曾多次曝光、处罚多起新闻敲诈勒索事件,以引起全行业的重视与警示。刹住这股歪风的关键,一是各新闻单位要牢固树立法治意识,加强新闻纪律教育,严格遵守新闻采编与经营创收的相关规定,从思想深处、制度保障上构筑坚固防线;二是相关主管部门包括社会各界要形成联动效应,加大责任追究与处罚力度,对新闻敲诈勒索形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高压态势,用法律的利器维护与推动行业的规范发展。

时间:2016-04-26 15:52:00  来源:江苏记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