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新闻

  近来,低俗之风特别是情色内容在一些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上时有表露,再次提醒人们反低俗是一项长期任务,应坚持不懈地抓下去。目前,移动终端日益成为人们阅读新闻的重要渠道,新闻客户端的使用率越来越高,而“比俗”现象出现,放大了社会不良现象传播面,助长了网络传播低俗化,拉低了新闻客户端内容的格调。一些移动用户的情绪可能有过激之处,但他们的意见值得重视。

  1、两会报道中热衷花边游离主题

  2015年的全国两会报道,娱乐化倾向得到遏制,但仍有部分媒体和网站热衷把会场内外一些无关紧要的花花草草、细枝末节端到版面、时段和页面,所发稿件偏离大会主题。

  3月2日,《北京青年报》《本山“报到” 人未露面》的大篇幅报道,感觉十分扎眼。大幅照片中,虽然没有赵本山本人出现,但呈现的场面。容易引发情想。该报和《华商报》盯着赵本山,同样花费了不少笔墨。3月2日,多家网站转载《华西都市报》“独家专访”《赵本山积极准备提案 今年仍关注农村问题》,“有头有尾”地报道了他的行踪。3月3日,华西都市报又发消息被多家网站转载,预告下午3时,“赵本山将准时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政协会议。”

  3月4日的《新京报》将两块版打通,以大篇幅刊发采自政协大会开幕式的9张人物照片,依次为姚明、赵本山、成龙、崔永元、韩红、毛新宇、李彦宏、莫言、宋祖英,堪称破格打造的“明星专版”。这两块打通的版面冠以“2015两会现场之现场”,标题是“委员有请”。用这么大的篇幅,以强视觉冲击力的表现方式报道政协会议,本该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但是,这个版却落入炒作明星的俗套。

  3月4日,搜狐网在首页刊发“独家”报道——《两会穿戴有讲究 时髦品味不靠logo》,用三个网页刊载35张照片,分“两会穿戴指南——服装篇+包包篇”、“两会穿戴指南——配饰篇+妆容篇”和“雷区回顾:明星穿戴奢侈品惹争议”三部分,系统“盘点”历届两会期间一些代表委员的穿戴,内容偏颇,严重游离大会议题。3月5日的两会专栏又刊文谈如何“排座次”。此文导语先说“两会又上演任性一幕”,并提到“很明显,座位靠前的,被镜头扫到的概率会大大提高,再从近年报道出的两会花絮推测,一些代表委员喜欢在会议间隙冲上主席台要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签名,或与领导人合影留念,如果座位靠前,无疑大大方便。当然也有关于个别代表委员逃会甚至打瞌睡的负面消息,如果想做这种事,座位靠后反倒方便。”文中多处出现随意猜测和无端指责。

  腾讯网3月6日用图片形式报道,“赵本山宋丹丹两会会场外亲密交谈,翻护栏躲记者”。不知这与开好两会有何关联。围绕这两人,另有赵“忙签名”、宋“戴墨镜”的花絮。宋祖英开会时的“坐姿”,也成为报道对象。

  3月5日、6日,黄宏又冒了出来。中国网、澎湃新闻等一批网站热报演员黄宏卸任八一厂厂长,让一件与两会不搭界的事情在两会报道平台纷纷扬扬。到7日,又不得不刊发黄的回应。连黄在小组会上提前离场,国际在线都要发照片。

  2、反腐斗争的宣传报道中围绕情色做文章

  2014年11月26日,山西四位官员被“双开”、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的消息正式披露,其中两位女官员有“与他人通奸”问题。于是,一些媒体和网站就“女官员通奸”进行炒作。从标题和内容看,许多报道都突出两位女官员通奸,并配照片和视频,有的还用了类似《与他人通奸的女官员长这样》的标题。消息发出四小时后,新京报网即发文称“与他人通奸女市长被疑火箭提拔”。《中国经济周刊》报道称“杨晓波被调查后‘其高平往事中与多名上下级保持情人关系’成了许多人饭后茶余的谈资”。另有媒体和网站借这一机会,对涉腐官员的通奸情况进行全面“盘点”。《新文化报》刊发《今年至少已有32名落马官员涉此(通奸)行为》;《新京报》微博刊发《媒体盘点落马女官员:有人为勾引上级花500万整容》,将近年来9名“以色谋权落马”的女官员一一列出。有的还把十多年前查处的湖北天门原市委书记张二江、前两年查处的重庆北碚原区委书记雷政富等乱搞男女关系的事重炒一番。

  3、大篇幅、多时段地报道名人绯闻、丑闻

  导演王全安嫖娼被北京警方抓后,许多媒体和网站的报道连篇累牍,仅百度搜索显示的视频就多达3192个,有的讨论王娶了“漂亮老婆”后为什么还要嫖娼,有的研究王怎样同时“嫖二女”。姚晨“出轨”又成热门话题,连《包头晚报》等边远地区的报纸都动用采编力量进行连续报道。姚10月11日下午对“外遇”作出回应声明,《包头晚报》第二天就发出记者现场报道。《半岛晨报》9月19日以《姚晨与凌潇肃那段被歪曲的往事》为题,把艺人之间鸡毛蒜皮的勾心斗角写了大半版。广州日报9月21日刊《一切杀戮到此为止》一文,刊登最先揭出姚“出轨”情事的凌潇肃所发声明,还用大段文字介绍网友们如何替姚分析声明的真伪。《羊城晚报》10月8日刊发长篇报道《揭秘萧红与鲁迅的“绯闻”往事》。

  4、渲染强奸、猥亵女学生等恶性事件,放大极个别教师的行为

  北京一打工子弟学校一教师带12岁女生9次开房的事件被广泛报道后,校园性侵一时成为关注热点。2014年10月12日,《新京报》报道云南地震灾区未满14周岁的女学生,在老师办公室被强奸。10月13日,《北京青年报》刊发《教师为何频成性侵案“主角”》,称一年里被媒体曝光的性侵儿童恶性案件高达192起。10月12日,有网帖爆料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王小箭强吻两名女学生,各地报纸和网站马上跟进。10月13日的《成都商报》、《扬子晚报》、《大河报》、《新闻晨报》、《法制日报》、《重庆晚报》等都作了深度报道,网上的情况更甚。“21世纪新闻网”发了3张图片,两张是王搂住红衣女生头部接吻的情景,一张是他拉住蓝衣女学生手强吻的镜头。《成都商报》在王被曝光后,专门进行了专访,援引他的话说“我单身,不在意那些破事。”还称“自己和学生一直像哥们一样”、“这是正常的社交”等。为了证明王所言不虚,报道描写女学生们进门后“一拥而上,主动拥抱并亲吻王小箭”。

  5、借科普名义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和故事

  一些媒体和包括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在内的不少网站新办养生、健康、美体等专栏,打着科普、性教育的幌子,刊播色情,如《女性体液13个不可不知》、《女人多少岁欲望最强》等。国能网《情感口述》栏目净网行动前就刊播淫秽故事,现在依然如故。《东北女人口述:我的放荡生活》、《寂寞留守少妇的饥渴性生活》、《三个女大学生讲述初夜的全部经历》等,绘声绘色,在该网上大行其道。

  6、为东莞色情业“科普”宣传

  2014年2月9日,央视曝光广东东莞色情业,警方当即开展专项打击。次日,网上就流传标明来自“南方都市报”的长篇报道,题为《“科普”:东莞色情业发展出“莞式标准”服务》;ll日,诸家都市报摘编了其中的内容。经了解,此文是原载于2009年12月7日《南都周刊》的一篇旧文,南都网10日上午翻出来作了转发,利用扫黄之际扩散涉黄内容。

  这篇发表于4年前的报道长达6000多字,南都网转发时作了一个摘要:东莞的暧昧服务,甚至发展出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标准”——坊间称之为“ISO”。在它的背后,是一整条庞大而复杂的情色产业链,从短信制播、化妆品市场到酒店业、按摩服务业等。

  文章详细介绍了获取东莞色情信息的渠道、色情业的设施和“服务”内容等,如“收取400到600元的小费,性工作者在两个小时内提供15至30种形式的色情服务,并且把这种色情服务标准化——细致到开头的艳舞,性工作者的面部表情,以及顾客可以获得的性高潮的次数”。该文还不惜篇幅描写性工作者,称她们的“这种教学过程从强度上说比工厂技工培训更大,内容包括以水果锻炼嘴部力量等等。“‘十几天的培训,足以令你的双膝磨破皮’”。尽管最后引用一位官员的话称东莞色情业“会把一个经济体的人文环境毁掉”,但这篇文章的侧重点十分明了。

  另有一些报纸和网络以反色情的名义,大量刊载东莞色情业照片、图表和文字,如嫖娼的工具和方式等,凤凰网甚至刊发《亲历者忆东莞性服务:不一定一丝不挂,一定一丝不苟》的问答,被广为传播,其用意令人费解。

  7、借世界杯传播情色低俗信息

  2014年7月,首都互联网协会新闻评议专业委员会发布声明,强烈谴责凤凰网新闻客户端传播情色低俗信息。世界杯期间,凤凰网新闻客户端在多个栏目显著位置大量发布《巴西妓女:中国顾客抠门爱讲价》、《性感女主播脱衣直播世界杯》、《本届世界杯乳神盘点 尺度有限性感无限》等报道。这些报道中大量使用、肆意传播情色低俗图片。此外,一些知名网站的新闻客户端在世界杯报道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传播情色低俗信息现象。

  8、一些网站所办新闻客户端每晚22时竞相“比俗”

  每到晚上22时左右,部分商业网站所办新闻客户端就会竞相推送耸人听闻、低俗不堪的内容,以博人眼球,引起不少移动用户反感。

  微信公众号“曲解直说”2015年3月27日刊文说,“值得关注的是,每到晚上10点多,不少新闻客户端竞相开始一天‘最后的疯狂’,各类耸人听闻的新闻争先恐后涌出”。文中以3月26日晚为例,《人为什么要出轨》、《国企员工被曝性爱照》、《男贼癖好女性衣物,行窃后穿裙子跳舞》。手机推送简直成了“比俗大会”。

  4月1日,凤凰新闻客户端推送的是《温州男子强奸开豪车女子事发后发现是自己亲表姑》。4月2日,新浪新闻客户端推送的是《真扫黄遇到愚人节》,文中提到,“昨天浙江警方突查涉黄足浴店,失足女不信还安慰客人:肯定是愚人节骗人,别紧张”。推送时,还特地冠以《怪新闻》栏目名称,意在格式化,吸引用户每天固定时间阅读此类内容。

  按目前移动用户上网规律,每天晚上21时至23时是一个高峰时段,也是拉高新闻客户端活跃度、提升打开率的必争区间。因此,各家极为看重,大都选择在21时至22时前后进行当天的最后一次新闻推送。出于竞争目的,有些新闻客户端在这时段推送的内容,一家比一家俗。

  【点评】在市场化大潮以及网络、移动互联大行其道的当下,某些媒体尤其是一些都市报、网络媒体、娱乐新闻的低俗化倾向值得关注与警惕。这种打着“以受众需求为导向”“传播效果至上”外衣的错误观点,本质上是淡忘了新闻的社会责任感,有悖积极、向上的主流价值观,损害了健康的社会风气,影响了媒体的公信力与社会形象。防范与杜绝低俗新闻,关键在于思想与机制: 一方面,要不断加强媒体从业人员的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育,增强思想定力,提升理论修养,把学习与提高作为终身、自觉的职业追求;另一方面,进一步完善媒体单位的规章制度刻不容缓。要用完备的流程、监督的机制、问责的惩戒,来有力地保障对低俗新闻的全方位“屏蔽”,说真话,树正气,用满满的正能量促进社会和谐与经济社会发展。

时间:2016-04-26 15:25:00  来源:江苏记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