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党史、知党情、跟党走
与信仰对话 红领巾心向党
我的青春别样红
  碧血英烈 赤胆忠心
时代先锋 党史百科
江苏足迹
  红色书籍 经典歌曲
红色影片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青春留言 我家的红色故事
学党史、强党性、铸信仰
知识竞赛
中国江苏网 > 项目 > 党在我心中-团省委建党九十周年专题 > 光辉历程 > 江苏足迹 > 探访重大事件 > 正文
解放战争时期砀山县的贾庄地道战
2011-04-23 09:57:00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砀山县党政机关及人民武装,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在黄河故道北岸,利用地道反击国民党正规军的大举武装侵犯。这就是记录在解放战争史上有名的贾庄地道战。

  为什么能选择砀山县的贾庄作为地道网开挖的中心,并作为对付国民党反动派战略进攻的前沿阵地? 这是当时的社会形势有利的地理位置和地形决定的。

  1946年6月,国民党背信弃义,撕毁停战协定,向解放区发起军事进攻。人民解放军遵照党中央“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集中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指示奋起自卫。同年8月,晋冀鲁豫解放军在刘伯承、邓小平指挥下,配合中原、华东解放军作战,打响了开封至徐州段陇海铁路破击战,随即攻克了砀山城及沿线十几处车站。国民党纠集30万大军,从陇海路大举北犯,形势十分严峻。为避敌锋芒,保存实力,在经历一段战略大转移之后,根据全国及湖西地区军事形势的变化,上级党委作出了“县不离县、区不离区”的重要指示,号召各地方武装打回老家去,和家乡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不久砀山县地方武装便陆续返回砀境。

  砀山县位于湖西地区(指微山湖以西十多个县的总称)南部,东西有陇海铁路贯穿全境,是徐州至商丘之间的战略要地,更是国民党严密防范的地段。我军北撤后,敌人破坏了全部根据地,并建立起区乡反动政权。在这种极其艰难的形势下,我地方党委决定:学习抗日战争时期冀中平原利用地道战开展抗日斗争的经验,广泛发动群众,在砀山北部一带广泛开挖地道。

  起初,由集中到分散,三、五人一组,在一些基本群众和亲戚家里挖密室,昼伏夜出,开展秘密斗争,从而使革命力量逐渐扎下根来。不久便在吴楼、蔡堂一带构筑地堡。开始时修暗堡,利用坟头、粪堆、墙垣等作掩护,周围留有射击孔,既可进风,又可射击敌人。后来又将暗堡与明堡结合起来,将明堡建在街头、村口醒目处,周围设置几座经过伪装的暗堡,当敌人逼进明堡时,便集中暗堡火力,乘其不备将其消灭。

  1947年4月间,冀鲁豫区党委召集有关地道斗争的专门会议,要求黄河以南地区尽快建立起地道防线。为此,湖西区党委还介绍了冀中地区开展地道战的经验。县委根据当地情况,又作出了开展群众性“三地”运动的决定,即将地堡、地道、地雷结合起来,做到能打能退,能攻能守,能对付零星敌人的骚扰,又能迎战较大规模进犯之敌。在根据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我地方武装数月时间内就在砀北陆续建起了刘楼、聂庄、张寨等十多个地道村。此间利用地道打击敌人的成功战例在我军战报上多次报道。根据当时《冀鲁豫日报》披露的不完全统计,从1947年6月至11月,我地方武装共击退敌人7次较大规模的进攻,毙伤敌兵100多名。

  在我方利用地道、暗堡打击敌人接连取得胜利的同时,也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他们也采取相应措施,加紧对我根据地边缘地区的侵犯,常有小股兵力窜至范寨、大寨等地抢掠百姓,残害基层干部。为巩固根据地,保护人民,打击敌人,1947年11月间,湖西地委书记陈璞如,在砀山县周寨地区的侯庄天主堂,主持召开了军政干部会议,分析形势,研究对策,发出了积极开展对敌斗争,扩大根据地的战斗号令。随后县委、政府机关组织人员赴黄河故道以南的穆李庄建设地道,并动员两千多名民工,帮助大寨区委在黄河故道以北的贾庄、后王庄、西刘庄等地赶挖地道。县大队及范寨区委日夜在故黄河南岸的于庄、范庄一线担任守卫。不到10天时间,贾庄和后王庄的地道工事就基本建成了。

  贾庄,位于砀城北三十华里故黄河北岸,北临故黄河北大堤,淤质地块,地形高亢,利于地道的开挖。这里地理环境开阔,易于发现敌情,便于疏散,更有利的条件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加上我地方学习和积累了开挖地道的经验,所以贾庄地道网的构筑有了创造性的发展。地道全部向村南辐射,地道内建有指挥所,包扎室、通气孔、防护板、地堡、暗堡、射击孔、秘密出口处,西南高台子是指挥中心,原计划将贾庄与后王庄两村地道网挖通,以便在更大范围内机动作战,但还未等任务完成,战役就打响了。

  1947年秋末冬初,国民党军队从徐州、商丘等地调集大量兵力驻进砀城,以正规军整编二十一旅(原八十八师)李文密部为主力,结合砀山保安团,加紧了对湖西根据地的进攻。而素有湖西南大门之称的砀山根据地,势必首当其冲。大敌当前,中共砀山县委及其各级武装全力以赴,坚守前线,决心阻击敌人的疯狂进攻,保卫解放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县委组成了以县长兼大队长张世珠、县委组织部长程润身、县公安局长王守海、县大队副大队长赵本汉和副政委王忻参加的作战指挥班子,负责战时的各项工作,他们根据形势的发展决定:集中我地方的有限兵力,在砀北地道阵地的前沿—贾庄一带迎战来犯敌人。

  敌人经过一番策划之后,先以小股武装对贾庄进行试探性攻击。我军利用地道优势,接连打退其进攻,并于战斗间隙,抓紧修补、加固工事,以应对敌人更大规模的进攻。就在这期间,湖西地委、区、分区领导召集砀山县委作战指挥班子成员参加的紧急会议,地委书记兼分区政委陈璞如、军分区司令员王根培,向与会人员分析了形势,要求全体指战员要做好迎接大规模作战的准备,并指出贾庄地道战能否阻住敌人,直接关系到湖西广大根据地的安危。要求砀山武装要经得起敌人连续3天以上的进攻,从而为后方赢得必要的备战时间。县长张世珠当即接受了任务,并自信地保证:“敌人想吃掉贾庄,我们要把贾庄变成一颗钉子,叫他们既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

  根据地的群众听说要打大仗,纷纷送来慰问品。有上级领导的关怀,人民群众的支持,战士们群情激昂,个个鼓起了杀敌勇气。县长、公安局长、区委书记明确分工,部署兵力,一方面帮助群众向后方转移,一方面伪装工事,设雷布防,严阵以待。

  12月17日上午,敌整编二十一旅十三团配合砀山保安团一部约1000余人,携轻重武器耀武扬威地向贾庄扑来。9时许,敌抵阵地前沿,大约以一个连的兵力作先头,从正面接近贾庄,未来得及出击就踩响了地雷,白白丢了10几条性命。随后敌人又以“八二”迫击炮对我阵地轰击,接着再次冲击。贾庄南面有一柏树林,大小七八个“坟头”,敌人企图以这片树林为依托,再次向村内突破。经过一阵机枪扫射后,没见还击,便纷纷钻进树林,正好钻进我军伏击圈。他们还没站稳脚跟,周围坟堆里(实为暗堡)扔出了一颗颗手榴弹,机枪也阵阵扫射,敌人死伤一大片。

  接连两次进攻,敌人尝到了苦头,只得暂时撤到黄河岸边调整攻势。时过中午,敌人又纠集一个营的兵力,押着几个未来得及躲避的群众作“挡箭牌”,绕道贾庄的西北角,开始第3次进攻。为稳、准、狠打击敌人,而又不伤害群众,我军沉着应战,直至被押群众接近村头,避开枪口时,才对准敌人一起开火射击。这时埋伏在东北大堤沿线的县大队也赶来配合战斗,两面夹击,敌人丢下二三十具尸体逃走了。退阵之敌惊恐未定,又遭到驻守在后王庄地道阵地的大寨区武装的阻击。十分恼火的敌人又集中兵力攻打后王庄。大寨区机关人员不到70人,面对强敌,毫不示弱,英勇奋战两个多小时,终于在县大队配合下打退了敌人的猛攻。第一天的战斗打退了敌人的3次进攻,毙敌近百人,我无一伤亡。后几天的战斗中,敌军虽然兵力一天比一天增多,进攻手段一次比一次狡猾,但我军愈战愈勇,捷报频传。连日的战斗中,敌军共伤亡近300人,其中含营、连、排军官6人。

  12月21日的战斗更加激烈。敌人采取散兵群阵势,以倒扇面形向我阵地展开,位于敌人主要进攻点的工事堡垒多数被破坏,有的射击孔被敌重机枪扫射成水缸大小的窟窿。这一天,我军也付出了血的代价,其中3人阵亡,8人重伤。

  连续五天的战斗,贾庄地道阵地的我军已面临弹药消耗过多,粮食紧缺的局面。而敌人更加恼羞成怒,22日又从徐州调来一个榴弹炮团,并在砀城召开了连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由八十八师参谋长作攻打贾庄的战术报告,倾5000人之众,八十八师、榴弹炮团、砀山保安团倾巢而出,以绝对优势向贾庄我军发起进攻。

  23日,战役的第7天,进入最激烈、最残酷的决战阶段。天刚亮,敌人已进入阵地,从四面八方向我阵地打冷枪,意在侦查我贾庄火力点。时而在距我堡垒七八十米的地方出没,而我军依靠暗堡的有利地势,瞄准敌人射击,弹无虚发,却也过早地暴露了目标,敌军以整个榴弹炮团的火力,从黄河故道北岸距离仅有300米的大徐庄、史新庄向我阵地轰击。霎时间,村内民房坍塌,到处是残垣断壁,树木炸断,弹坑累累,硝烟弥漫。

  时至中午,敌人集中兵力,发起了全面进攻,采取四面包围齐头并进的战术,强行攻占了故黄河以北,大堤以南的十几个村庄,县大队和前来支援的军分区战士屡次出击,均在敌人的强大攻势下,被迫退至大堤以北地区,迫使贾庄、后王庄地道阵地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敌军一步步朝贾庄扑来,我军党政干部沉着应战,利用仅有的堡垒,每一条残垣,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拼杀,多次打退敌人的冲锋。后来,村西北角的敌人攻占了一处被炸塌的民房废墟,集中轻重机枪火力,轮番向我火力点射击,将我军掩体破坏,接连打倒我几名机枪手。敌人一窝蜂似的朝前扑来,警卫员吴风鸣抱着一挺俄式转盘机枪,一个箭步跳到地面上,一阵无情地扫射,又把敌人压了回去。

  此时此刻,后王庄地道网的战斗也达到了白热化。神枪手孙基赞在一座明堡内轮番使用三支步枪,由两名年长的民兵为他上子弹。孙基赞来自后方根据地,入伍前是当地打兔子的能手,眼下他一边弹无虚发地射击,一边从容不迫地利用周围几个射击孔,左右逢源,掩护着另外两个明堡作战。敌人旋将进攻重点对准他所在的堡垒,在其正面五六十米处架起一挺水压重机枪,不停地射击。堡内顿时尘土飞扬,子弹飞溅,孙基赞立即命令两民兵卧倒隐蔽,并在敌人机枪刚一住点的瞬间,抬手一个点射,将敌机枪手击毙。在这一天的战斗中,仅孙基赞一人就打死敌人近30名。

  下午三四点钟,贾庄阵地终于在敌人无数次冲锋下被突破了。我军被迫撤进地道深处。地面工事被破坏,少数地道口被发现,但他们始终不敢进入地道与我军肉搏,就用机枪对准地道口扫射,用力喊话劝降,我军隐在洞内巍然不动。敌人无计可施,企图用烟熏火燎逼我军就范,我军立即将地道防护板关闭,屯上浮土将烟隔住。后来敌人又往地道内灌水,也让我军用同样的方法堵住了。

  夜幕降临了,敌人的暴行暂时收敛下来,但他们并未撤走,就在我贾庄地道网周围层层驻扎下来,重重设防,以监视我军行动,还到处点起篝火,并派流动哨巡逻,试图以此行动断绝我地道网与外界的联系,以强兵压境,把我军困死在地道里。县长张世珠、公安局长王守海等领导深知,连续七天的战斗,我军几乎频临弹尽粮绝的困境,身心疲惫,接应大军无力救援,再这样坚守凶多吉少,不如趁夜突围。虽然明知这是一条十分危险并免不了重大伤亡的举动,但事已至此,能冲出一个,也是为革命事业保留下一份力量。于是,他们当机立断,决定突围。刚一出洞口就被敌人发现,随即遭到堵截,战士们奋勇向前,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敌人用机枪组成的交叉火力封住洞口,一部分同志牺牲了,少数同志冲了出去,大多数同志在无奈的情况下,又返回洞内。情况万分危急,突围也一刻不能再拖延下去。为缩小目标,减少牺牲,队伍必须化整为零,分组行动。县长张世珠带着刘宗法、吴凤鸣等开始了艰难的突围。他们在敌人破坏的地道里扒开一个缺口爬了出去,从贾庄南地里奔向黄河故道,冲出了敌人的重围。张德超、贾言忠、韩继虎也从村南突围成功。在同一时间内,后王庄地道网的战友们也在区委书记李华龙的带领下集体突围。

  贾庄地道战整整激战了7天,张世珠、王守海等十多位同志,穿过枪林弹雨,到达后方根据地。虽然有几十位同志在这场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国民党正规军却在这场战斗中损兵折将500余人。这场战斗,谱写了解放战争中,地方武装与国民党正规军阵地战的新篇章。阻击了敌人向根据地进犯的步伐,为保卫整个湖西地区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   

来源:徐州史志网   作者:庞家齐 赵文明 苏杭   编辑:邱雪莲
复制本文链接
【收藏: 365Key ViVi】 【打印预览】 【大字 中字 小字】 【论坛讨论】 【关闭窗口

上下篇导读

相关新闻

中国江苏网(江苏中江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 版权所有